重心下移,做好社会治理这篇大文章
发布日期:2021-01-04 09:25 信息来源:山东省政府网
信息来源:山东省经信委门户网站
浏览次数: 字体:【

  国之兴衰系于制,民之安乐皆由治。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是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国家长治久安的重要保障。

  2013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山东,要求山东切实做好保障和改善民生、创新社会治理这篇大文章。2018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山东视察时强调,要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把更多资源、服务、管理放到社区,更好为社区居民提供精准化、精细化服务。

  山东牢记总书记嘱托,围绕新时代创新社会治理的重大命题,探索社会治理现代化的山东路径,加快推动社会治理重心下移,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新格局,不断提高社会治理的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水平,努力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山东、法治山东,社会治理的精度和温度显著提升,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持续增强。

  推进体制机制创新,构建立体化、信息化治安防控体系——

  标本兼治,织密社会治安网

  民之所盼,政之所向。平安是民生之需,稳定是发展之基。没有平安就没有高质量发展,就没有百姓的幸福安康。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山东,是山东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的重要内容。

  “我在家点着电视遥控器,就能看到俺们村公共区域摄像头里的实时画面。家里人要是突发疾病或有治安警情,可以点击报警求助按钮,村综治信息平台值班人员收到求助信息后,会立即派人协助。”2020年11月12日,平邑县仲村镇康阜庄村村民季朴介绍县里近年来推进的雪亮工程时说。

  遥控器握在手上,安全感落在心里。“十三五”期间,我省持之以恒深化平安山东建设,大力推进平安山东体制、机制和方式创新,着力构建立体化、信息化治安防控体系,运用大数据等现代科技手段破解社会治理难题,人民群众的安全感持续增强,社会治理的根基更加稳固。

  扎实推进雪亮工程建设,省级和16个市都已完成共享平台,并实现了视频监控资源汇入应用,雪亮工程建设取得突破性进展;142个县市区和开发区、1749个乡镇(街道)已建立公安视频监控图像共享分平台。

  主动出击是最好的防守。深化平安山东建设,必须打好新形势下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这场硬仗。全省各地公安机关靠前一步,主动作为,搭建省市县三级特警力量体系,实行一把手工程、责任背书制度,筑牢社会治安坚固防线。在一次次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中,一场场硬仗捷报频传——

  截至2020年11月12日,全省共侦办涉黑组织212个、恶势力犯罪集团715个、恶势力团伙691个,移送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线索3372条,查扣涉案资产259.5亿元。

  以“打”开路,重击危害群众切身利益突出犯罪。2019年全省现行命案全部及时侦破,首次实现命案全破工作目标。

  保持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的凌厉攻势,2019年以来,全省破获电信网络诈骗案件20800起,抓获犯罪嫌疑人9400名,为群众挽回经济损失25.38亿元。始终保持对非法集资等犯罪活动高压态势,挽回直接经济损失上百亿元。

  自2017年,我省三年禁毒人民战争开展以来,公安机关共破获毒品犯罪案件1.1万余起,移诉1.4万余人,缴获各类毒品5.16吨,摧毁省内外制毒物品窝点46处,破获制毒物品案件930余起,缴获制毒原料850余吨。

  信访工作关系群众切身利益,关系社会和谐稳定。为营造良好法治环境,省委常委和省人大、政府、政协领导同志带头落实信访“领导包案”“带案下访”“公开接访”制度。截至2019年底,10年以上信访积案全部清零,5年以上信访积案化解83.3%,5年以内信访积案化解88.5%。

  党建引领、科技赋能、法治保障,加快推动治理重心下移——

  力量沉下去,满意度升上来

  基层事务繁杂琐碎,社会治理重点在基层,难点也在基层。创新社会治理,必须加快重心下移,构建城乡基层社会治理新格局。

  2018年7月,省委、省政府印发《关于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的实施意见》,明确了城乡社区的创新治理之路:以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为关键、政府治理为主导、居民需求为导向、改革创新为动力,持续推进网格化管理、组团式服务、信息化支撑。一条以党建为统领的基层社会治理路径日渐清晰。

  “谁家的车窗没关,我们先用板子遮住了,车主速来。”“小区道路比较窄,希望大家文明停车。”……在东营市东营区黄河路街道锦城社区的小区微信群里,总能出现一条条暖人的留言,留言的是义务巡逻的党员们。“锦城社区将基层党组织建在网格上,建立3个小区党支部,成立8个网格党小组、88个党员责任区,确保每名有需要的居民都能找到党组织、找到党员。”黄河路街道社会治理网格化服务管理中心主任刘松说,近年来,黄河路街道积极构建“街道党工委、社区大党委、居民区党组织、网格党小组”四级联动工作格局,213个基础网格、54个专属网格实现党组织建设全覆盖。

  党建引领凝聚基层社会治理合力。把党支部建在网格上,把党小组设在楼院里,山东积极探索“党建+网格”的基层治理之路,推动基层党建与网格化服务管理深度融合。目前,全省城乡共划分基础网格16.8万个,实现全覆盖,网格员总数达到27.5万人,其中设立网格党支部9.7万个,党员网格员11.3万人,在网格员队伍中占比41.4%。一个个“红色细胞”,通过一张张网格,直达社会治理的“神经末梢”,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干部的先锋模范作用,在社会治理中得到充分发挥。

  科技赋能,让基层社会治理更具效能。家庭贫困,想找份工作怎么办?打开微信公众号上传“民生诉求”,工作很快有了着落;发现散乱污企业怎么办?上传“执法诉求”,执法人员很快到场清理。在枣庄市峄城区,一个整合党的建设、基层治理、智慧城管、市民热线、110非警情、雪亮工程等资源搭建起的综合服务平台——“榴乡诉递”,创出了基层社会治理新模式。运行以来,“榴乡诉递”手机App已覆盖区、镇、村三级用户,微信公众号关注人数达14万人,接收办结诉求两万多件。

  智能时代,给基层社会治理带来了更多可能性。山东加快推进纵向贯通、横向集成、共享共用、安全可靠的社会治理信息系统,不断提升基层社会治理的信息化、智慧化水平。“在各市网格化服务管理信息系统建设的基础上,我们正推动建设贯通省、市、县、乡、村、网格员六个层级的社会治理网格化智能工作平台。”省委政法委基层社会治理处处长张军说。

  法治越有保障,群众越有安全感获得感。推动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山东还在法治力量下沉上下功夫。以创建“枫桥式公安派出所”活动为牵引,推动重心下移、保障下倾、警力下沉。2019年以来,6个派出所获评全国“枫桥式公安派出所”,50个派出所获评全省“枫桥式公安派出所”;扎实推进一村一警务助理、一村一法律顾问制度。目前,全省共配备警务助理8.3万名,年均调解矛盾纠纷9.3万起。共有1.38万名律师、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等担任6.2万个村(社区)的法律顾问,平均每年提供法律服务、法治宣传100万次以上,进一步强化了基层社会治理的法治基础。

  让人民群众成为社会治理的最大受益者、最广参与者、最终评判者——

  共建共治共享,激发社会生机活力

  上下同欲者胜。创新社会治理,必须坚持和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制度。五年来,山东把社会治理变成人民参与的生动实践,让人民群众成为社会治理的最大受益者、最广参与者、最终评判者。

  共建共治共享,重在一个“共”字。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要激发人民群众作为基层治理的主体作用,健全城乡社区自治体系,激活基层组织自治功能。

  2018年6月,在青岛市李沧区上流佳苑社区,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更好为社区居民提供精准化、精细化服务。针对老年人较多的情况,2019年上流佳苑社区提出为老旧楼座加装电梯。“牵涉群众切身利益,一旦处理不好,容易产生负面影响。”上流佳苑社区党委书记李存业说。为此,社区召开了“电梯加装”协商民主议事会,就电梯设计方案、资金筹措方式等进行说明,并请居民提出意见建议。最终仅用5天时间,社区就实现民意调查覆盖率、居民表决同意率、缴费率三个100%。

  建立民主协商议事会制度,就涉及群众利益的大事进行共同商议,山东建立起城乡社区协商示范点1800余个。这些示范点以社区党组织为核心,以社区居委会为主导,以居民为主体,充分发挥民主议事会等作用,有效解决了居民群众急、需、盼等问题。

  社会组织是社会治理多元主体之一,也是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重要参与者、实践者。建设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需要发挥好社会组织的重要作用。

  “受疫情影响,春节前后有20万斤稻米没有销出去。‘好人帮’志愿服务平台把我们的项目一发布,没想到带动了这么多人来帮忙,迅速解决了我们的难题。”临沂市罗庄区西潘墩村党支部书记、华益种植合作社负责人潘宗姿说起这段往事激动不已。

  潘宗姿口中的“好人帮”,是临沂市罗庄区创新打造的志愿服务平台。该平台先后链接300多名“罗庄好人”、108支党支部领办的群众志愿服务队、100多家文明单位、40个社会组织、公益队伍,进社区、进乡村,融入到社会民生、群众事务、百姓难题等基层社会治理事项,成为推进基层社会治理的重要力量。

  以社区为平台,以社会组织为载体,以社会工作人才为支撑,以社会志愿者为依托,“四社联动”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机制日渐完善。截至目前,全省城乡社区社会组织总数达到12.3万个,其中城市社区社会组织5万余个,农村社区社会组织7万余个,较五年前实现大幅增加。

  实现共建共治共享,还要打造好群众自治平台。为充分调动基层群众的智慧和力量,山东坚持发展“枫桥经验”,以实现矛盾不上交为目标,大力加强人民调解组织、队伍、制度、业务和保障能力建设,人民调解组织网络日益健全、队伍素质明显提高、调解领域不断拓展。

  邻居家的树长过了界,戳坏自家屋瓦;亲戚家子女虽多,却在赡养老人上推三拖四……遇到这些琐碎的争端与纠纷,曲阜市的老百姓会到“和为贵”调解室拉理去。发端于曲阜的“和为贵”调解室,将人民调解员锁定在德高望重的老党员、老教师、老模范等群体,发挥他们熟悉群众诉求、精通群众工作方法的优势,实现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

  目前,全省共有人民调解员27.6万名、人民调解委员会7.8万个,基本形成以市、县(市、区)人民调解委员会为指导,以乡镇(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为主导,村居(社区)人民调解委员会为基础,企事业和行业性、专业性人民调解委员会为补充的调解组织网络。

  治理有实效,群众得实惠。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十四五”时期,要实现社会治理特别是基层治理水平明显提高。只要始终坚持人民至上,持续深化平安山东、法治山东建设,加快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山东一定能做好创新社会治理这篇大文章,为新时代现代化强省建设营造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