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产业周期的持续增长,
青岛“五朵金花”厚植创新沃土长成“常青树”
发布日期:2021-05-08 10:21 信息来源:青岛市工信局
信息来源:山东省经信委门户网站
浏览次数: 字体:【

海尔、海信、青啤、双星、澳柯玛五家企业超越产业周期的持续增长,书写了中国制造发展历程中独特的“青岛现象”

“五朵金花”厚植创新沃土长成“常青树”

不是老生常谈平庸的“老面孔”,而是跨越周期基业长青的“例外者”。谈及青岛制造,“五朵金花”就是这样一个无论如何也绕不过的群体。

上世纪80年代末,工业增长遭遇“天花板”的青岛,决定走一条依托品牌产品和品牌企业,振兴青岛工业的路子。上世纪90年代初,海尔、海信、青啤、双星、澳柯玛五家企业脱颖而出。自此,青岛“五朵金花”声名鹊起。

或许谁也未曾想到,一次“破釜沉舟”的尝试,造就了青岛制造自此之后最坚实的根基。时至今日,“五朵金花”不仅没有衰败,反而绽放得更加靓丽。对“五朵金花”来说,似乎没有增长的“天花板”。不知疲倦地攀登新高峰、开拓新版图,它们始终都在为青岛产业的发展注入源源不断的新活力。

放眼全国,恐怕很难在其他城市找到类似的企业群体样本。而它们不断向上的蝶变之路,也为青岛制造的发展树立着榜样,确立着路标。

“例外”的“长跑选手”

人们总是习惯性地忽略身边的变化。在青岛,“五朵金花”就是一个这样的存在。海尔、海信、青啤、双星、澳柯玛,这五个青岛人张口就来、觉得再平常不过的名字,在中国企业圈中却是“例外”的代名词。

全球知名的英国复杂系统科学领军人物杰弗里·韦斯特在著作《规模》中,通过分析标准普尔数据库发现,1950年在美国上市的28853家企业中,到2009年共有22469家公司已经消亡,死亡率77.9%。在上市30年之后还存活的公司则不到5%。同时,他还发现无论随机追踪多少家企业,每经过10.5年,就会死掉一半。

“五朵金花”恰是可以归类于被时代沉淀下来的少数群体。家电电子、啤酒饮料、橡胶化工,它们虽所处行业不同,文化也各具差异,但无一不是让人钦佩的长跑健将。

经历了一轮又一轮家电产业变革浪潮的海尔、海信、澳柯玛,是改革开放后国内最早一批投身家电产业企业中为数不多的“常青树”。同时代诞生的香雪海和美菱等“阿里斯顿九兄弟”、熊猫、牡丹等竞争对手早已销声匿迹,而三家青岛企业却早已练就各自的“独门绝技”。

海尔早已从传统家电品牌进化为物联网生态品牌,实现了从最好的家电服务商到最好的智慧家庭场景方案提供商的蜕变;海信不再是单一的电视制造商,而是成长为国内家电产品线最完整的企业,拥有海信、容声、科龙、东芝电视、日立、Gorenje等九大品牌;澳柯玛全力由以冷柜为主的传统家电企业,向以全冷链产品为基础的冷链物联网企业转型。当小米等行业新势力登上“擂台”,它们依然游刃有余,从容不迫。

拥有百年历史的青啤更无须赘述,始终领先的市场地位在资本市场得到充分展现。疫情冲击下的2020年,青啤市值突破千亿元大关;2021年一季度,青啤不仅归母净利润及扣非归母净利润均创近年新高,净资产收益率、销售毛利率、销售净利率等也创下近20年最高水平。双星从一家本地企业成长为跨国轮胎企业,将韩国锦湖轮胎收入囊中,在制造和商业模式创新上行业领先。

“五朵金花”不仅在各自原本产业领域牢牢占据前排位置,新产业拓展上也做得风生水起。

海尔在工业互联网、生物医疗、大件物流等领域孵化出多个“独角兽”,卡奥斯工业互联网平台成长为比肩美国通用和德国西门子的全球三大工业互联网平台之一,助力探索工业互联网发展“中国范式”;海信的智能交通、光通信等产业已经是不折不扣的行业“隐形冠军”,智慧医疗、芯片等产业也在加速发展;双星培育了智能装备、工业机器人和废旧橡塑循环利用三个新产业……

何以常开不败

是什么成就了青岛的“五朵金花”?

纵观五家企业的成长壮大,它们对品质和技术的敬畏之心、对趋势的敏锐洞察和超前布局眼光、敢于自我颠覆和变革的魄力让人刮目相看。正所谓大道至简,它们的长期主义之道,正是来源于将这些看似最简单的品质锻造到极致。

跨界“造车”大潮近来如火如荼。不久前,海信首次透露汽车产业布局,将依托智能交通、显示以及空调领域相关技术积累,发力车路协同、智能座舱和整车热管理三大领域,定位做智能汽车的一流供应商。面对纷纷争抢的智能汽车新赛道,海信积极拥抱但冷静克制,选择“有所为有所不为”,与它一以贯之的技术立企理念密不可分。在海信看来,只有用技术孵化出来的新产业,才能真正具备竞争力。而这也正是过往海信在产业拓展上的成功秘诀。

制造业起家的“五朵金花”,对极致好产品的追求早已成为骨子里的“天性”。始终满足市场需求的产品,必定是兼具品质和技术的。张瑞敏砸冰箱、柴永森扎轮胎,青啤为了警醒“毛刷事件”不再发生将每年4月10日定为“提高质量纪念日”,深研制冷技术的澳柯玛被比尔·盖茨基金会选中,联合开发用于非洲等缺电地区的疫苗储存和转移的被动式疫苗保存箱,这些人们耳熟能详的故事之所以能够发生,都源于“五朵金花”对制造业品质和技术最基本的敬畏。它们早已内化为企业最基本的经营哲学,让“五朵金花”有了持续增长的最重要根基。

成功的企业,一定是“谋势”的。面对不断袭来的产业新浪潮,只有始终站在最前沿成为冲浪者,才是不被巨浪掀翻的最佳对策。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在一次次对趋势和机遇的把握中,“五朵金花”不断拓展了发展的空间。

海尔在思考了物联网时代消费者需求变化趋势后,积极探索布局工业互联网,建设能适应个性化定制的生产制造体系,多年探索后日渐成熟的卡奥斯平台目前已经成为全国“双跨”工业互联网平台之首,抢得了工业互联网产业先机;

海信早在乐视诞生之前数年就意识到,未来家电将从“卖硬件”转变为“卖服务”,由此营运而生的“聚好看”如今已经成为OTT行业独角兽,而有感于未来大屏化趋势而布局的激光电视,不仅成为市场追捧的新物种,还带动了国内整个产业从无到有;

青啤为更好满足消费者需求,不断精研小批量、多品种生产,通过数字化赋能,私人定制产品从最初的1万箱起订到如今15箱就能定制,交付周期从45天降至15-20天;

双星勇做轮胎行业转型工业4.0“吃螃蟹的人”,不仅重塑生产制造实现大幅降本增效,还实现了国内首个“胎联网”商业化应用,轮胎压力、温度等数据实时在线,为用户定制个性化服务;

……

不断追逐时代浪潮的“五朵金花”,也展现出了令人惊叹的变革魄力。

为了更能适应物联网时代发展,海尔从传统企业转变为创业平台,内部去科层化,原有层级被打破,1万多名中间管理层人员被砍掉。海尔成为一个创业平台,实行“人单合一”,所有员工没有岗位层级高低之分,平台主、小微主和创客三类人的身份只根据为用户创造价值的角度来区分。如此大刀阔斧的组织变革,至今仍是绝大部分企业眼中的“不可为”。

海尔虽然“极端”,但却也最完美展现了“五朵金花”背后的企业家精神。张瑞敏、周厚健等一批勇于自我突破,敢于自我颠覆的企业家,是“五朵金花”最宝贵的财富。

“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一切过往,皆为序章。

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成为近年来最大的“黑天鹅”,加剧了全球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若干年后回望,2020年一定会成为又一个“时代”的分水岭。全球产业格局加速重构,数智化时代全面开启,“五朵金花”又站上了一个新周期的起点。

它们不仅迅速化危为机,在2020年交上了靓丽的答卷,也迅速抢抓重构与变革的窗口期,谋划更上一层楼的新未来。它们努力绽放得更加绚烂,在全球舞台上叫响“五朵金花”。

以“人单合一”模式为基础,以海尔智家、卡奥斯、海纳云、盈康一生和海创汇等五大平台为依托,海尔雄心勃勃提出“四年5000亿,再造一个新海尔”的全新目标;海信全面启动“1×3×N”智慧新生活战略,以生态屏构建屏幕之网彻底打通家庭社区和城市,为用户提供至简品质有爱的智慧新体验,目标到2025年集团收入实现3000亿元;青啤布局快乐、健康、时尚三大板块,构建涵盖酒类、苏打水、矿泉水、健康饮料以及时尚酒吧、精酿啤酒花园的多元化生态,用三到五年再造一到两家上市公司;开启“三次创业”的双星,围绕橡胶轮胎、人工智能和高端装备、废旧橡塑循环利用三大主业和模式创新,全面实施“三智一新”战略,目标成为千亿级规模的世界一流企业;澳柯玛则新布局了芯片产业。

围绕这些新目标,“五朵金花”已经开始了让人眼花缭乱的频频动作。海尔卡奥斯工业互联网平台与奇瑞等达成合作,加速“核聚变”;海信并购日本三电,建设北美第二工厂;青啤并购雀巢水业务……

“五朵金花”中4家均为国企。体制机制上的进一步“破冰”也为“五朵金花”未来发展打开了更广阔的想象空间。

2020年,青岛加速推进市属国有企业集团层面混改,海信和双星率先破题。双星集团引入启迪科技城集团、西海岸融控集团、山东鑫诚恒业集团三家战略投资者,为后续发展提供关键资源支撑。海信集团不再列市直企业管理,混改主体海信电子控股引入战略投资者青岛新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获得更多国际化发展所需的国际航运、仓储、物流服务等资源。

百年青啤也不断实现新突破。2020年3月,青啤发布了被外界期待已久的上市后首份股权激励计划,充分调动公司董事及核心骨干的积极性。2021年初,青啤集团入选国务院国企改革“双百企业”,将通过实施混改促进新增业务快速发展。

只有起点,没有终点。“五朵金花”从不满足,在不断搏击时代浪潮中,成就越来越好的自己。正如澳柯玛的那句slogan——“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